西风

某张神奇的试卷。
讲真,有没有大手子愿意来一发科学家土xAI卡的

雪盲

小美视角,ooc注意
无cp,原本是自戏结果码成文的我。
主要是来怀旧的雪域美与过去的美的雪盲幻象x
bug蛮多的orz

——————————————————————————
再次踏上南极洲的大陆,失去一切而四处流浪的科学家几乎每年都会回来悼念自己曾经的伙伴。
她独自在白色的冰川上行走着,呼啸着的暴风雪让她不得不抓紧自己毛茸茸的帽子,防止它被吹走。
还是好冷啊。
眼前完全是雪白一片。
她不是第一次遭遇雪盲了。曾经的他们也会被暴风雪逼到一个小帐篷里,他们互相鼓励着,守护着仅有的热源和希望。
现在只剩下她一个了。
也没必要再坚持什么了吧。
她孤独的想着,把自己也封入冰雪之中。
恍惚中她看见了一个在狂风中摇晃着的帐篷。

小美取下了体温计,看着帐篷外雪白的世界。这只是一个补给点,他们离勘测站实在是太远了。队友中有的发着低烧,有的已经陷入了休克状态。虽然他们还有几天的食物,但最重要的热源已经所剩无几。定位系统早在他们出来的第二天就被暴雪损坏,而外面的暴风雪让她也不敢贸然出去求援。
如果三天内救援还不来的话,他们所有人都会死于低温。
就在这时,帐篷的门被打开了。
那是谁?小美在低烧带来的头痛中尝试着聚焦视线,对方的脸被厚实的围巾遮住,还带着护目镜。
不像是救援队的人。
小心的拿起还在实验阶段的冰雪冲击枪,小美思考着在室内使用的后果,却发现对方拿出了一把一模一样的枪出来。
不,是还在图纸阶段的完成品。
“我没有恶意,以及,我知道怎么带你们回去。”
流浪者放下枪,用与她极其相似的声音说到。
随后,这个流浪者看了眼已经损坏的定位器,起身从帐篷一角的废物堆中翻找着什么。
“这个定位器本来就是试验品,何况你们现在离基地大概有五十公里左右。但如果我们能把它的功率增强一些,基地也许能收到我们的信号。”
流浪者拿出废旧的导线,看了眼一脸惊愕的小美。指了指角落里的工具箱。

“谢谢你来帮助我。。刚才真是不好意思啊。”小美递过一把螺丝刀,露出了带着歉意的微笑。
“没什么,只是习惯罢了。”流浪者瞟了眼那张与自己相似的脸,接过了螺丝刀。
“那个,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么?”
“。。。”
“额,如果不方便透露的话,我很抱歉。。”小美尴尬的笑了笑,犯错似的摸了摸自己的头。
“没什么,我只是一个没有名字的流浪者而已。”流浪者叹了口气,看了看帐篷另一侧排列着的睡袋。
“为什么会这样呢?我想,说出来会好一些吧。”
长久的沉默后,流浪者抬起头,看着那双与自己相同的双眼。
“你有没有想过,有一天,守望先锋会解散?”
她用略微沙哑的声音问到。
“这个。。”小美被这个问题吓到了。

“好了,把它装在帐篷顶上也许能起点作用。”流浪者戴回了防冻手套,起身对年轻的科学家说。“我出去装就可以了,你在这里等我。”
“不行。”小美的语气忽然变了“外面风雪太大了!”
“现在时间非常紧。你们的热源储备也不够了吧。”流浪者推开了帐篷的门,走向了吞噬一切的纯白。
“那。。那我和你一起去!”小美戴上了防风镜,搜寻着流浪者的身影。视线被纯白吞噬,体内的高温与暴雪的低温交叉,原先体质不好的小美最终倒在了雪地中。

“嗨,小美,你还好吗?”
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小美睁开眼,发现自己已经在基地的医疗室里。
“知道你们走了多远吗?整整五十公里!如果不是小美改装了定位器,我都搜寻不到你们的信号!”队里的工程师对着伤员们吼道“而且我还真没想到小美你居然还用了实验中的急冻技术,知道我当时找到你时你是什么情况吗?你在一个冰箱里,居然还发着高烧!你们这群爷们还不如我们的小美呢!”
“额,那个,你有没有找到一个带着大帽子和护目镜,脖子上还有厚厚的围巾的人。。。?”
“你是烧出幻觉了吗?帐篷旁边根本没有人的痕迹啊。”
小美没说什么,只是抬起头看了看身边的队友们。
“没什么,你们在就好。”

她醒来时,暴风雪已经停下了。
她已经分不清幻象与现实了吗?
自嘲的笑着,她起身走向研究所的废墟。
黑色的十字架孤独的矗立在风雪中。
她放下了白色的马蹄莲,泪水在花瓣上冻结。




刷了遍小李忍传的漫画,仔土仔卡简直萌cry
然而看着看着就虐了QWQ
顺便截了个柱斑_(:_」∠)_